更多

理事单位

返回首页>>

职业教育

抱团发展破解新垄断

    殷轶良

    当前全球分工趋势虽然不断蔓延和加深,但重大装备、制造业的高端环节及关键零部件仍由发达国家掌控,转移出来的只是低端环节、低附加值产品和普通零部件。近来,跨国公司掀起了新一轮兼并重组热潮。或者说,跨国巨头的垄断寡头割据时代正在回潮,中国制造面临的压力将更多,需要抱团发展,破解新垄断。 
    比如国人熟知的C919大飞机,这个行业集中度已经很高。美欧在世界航空航天100强企业中分别占据44家、35家,GPS和伽利略系统分别占有全球、欧洲市场。就在去年10月,空客以1美元的价格收购庞巴迪公司C系列客机业务50.01%的股份。随后,波音与巴航工业进行合并谈判。这对于C919飞机是一个坏消息,如果真形成两大“干线飞机+支线飞机”产业链上下通吃的垄断阵营,产业化、国际化将更加困难。好在今年1月,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裁定庞巴迪赢得C系列飞机反倾销案。空客与庞巴迪的合作,又重新充满了变数。 
  又如轨道交通装备是中国制造的一张名片,但昔日霸主们并不甘心王冠旁落。中国中车连续四年排名第一,其后依次是加拿大庞巴迪、法国阿尔斯通、德国西门子和美国GE。去年9月,西门子宣布轨道交通业务与阿尔斯通对等合并,新公司营收将达到153亿欧元,拥有储备订单612亿欧元,形成全球第2大铁路车辆企业。此前,西门子的谈判对象是庞巴迪。全球内燃机车的老大GE公司则准备出售它的轨道交通业务。庞巴迪将何去何从,令人关注。日本高铁近年来深受质量问题和招标舞弊丑闻困扰,但在国际市场的几乎每条高铁上,都与中国展开了激烈竞争。 
  电是现代社会的命脉,电气自动化在经济发展和日常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美国、德国、法国、瑞士和日本等居于世界领先地位,仍是并购重组不断。虽然我国在特高压方面世界领先,但中国还没有这种规模、体量和影响的行业巨头,难以独力抗衡。 
  农业强乃是中国强之根本,现代农业的发展离不开机械化。低调的农机行业,也是并购不断。行业老大约翰迪尔大手笔并购播种机企业满胜和喷药机企业海吉、马佐蒂,意在颠覆行业竞争格局。日本的久保田收购了格兰集团和大平原公司,成为隐形冠军。中国农机装备的很多关键零部件依赖进口,高端产品市场占有率仅有30%。 
  而且,即使是最具颠覆性和发展潜力的创新领域,也是国外大企业占据了主导地位,还在不断的收购中小企业。 
  创新是世界也是中国经济的战略关键词。国内屡有媒体提出,中小企业是创新的主力军,他们有颠覆性创新的动力和积极性。但以世界科技最发达的国家美国为例,是大企业而非小企业,在研发与创新中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。GE、思科、IBM等80多家企业成立的工业互联网联盟,本质还是以大型企业为核心,在技术、标准、产业化等方面做出前瞻性布局,塑造美国的王者地位。在制造业创新中,以GE公司为代表的大企业创新以其专注性、前瞻性和持续性等特点,发挥了引领作用。2017年以来,美国制造业工作增加近14万个,主要集中在金属制品和尖端电子设备领域,工业互联网和高度自动化成效已开始显现。德国也是如此,西门子、奔驰、宝马和博世等大企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 
  即使是当下最热的创新热点:人工智能领域,也是由美国的谷歌、微软、脸谱、亚马逊、苹果、IBM和英特尔等巨头引领,还在不断收购独角兽企业。事实证明,越是接近技术前沿,基础性研究的重要性将越来越高。大企业拥有研发所必需的财力、人力等资源和整合能力,将发挥更多的决定性作用。中国在上天入海、超级计算机、量子通信、高速铁路和国产航母等高技术领域取得的重大成果,也证明了并将继续证明以大型企业为核心,产学研相结合,抱团发展、大兵团作战的优越性。 
   


 
 来源:中国工业报